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澳头闽侨网

澳头闽侨网 网站首页 华人之窗 查看内容

金门昔日的炮声是否还会再响起?

2019-1-29 16:28| 发布者:admin| 查看:44| 评论:0|原作者:蒋永泰

摘要:2019年1月26日,我与故乡澳头的乡亲们结伴到金门走亲戚。 天未亮,我们就起床赶早到厦门五通码头,乘早班船到金门的水头码头上岸。今天是晴天,但隆冬未过,海面上海风习习,感觉有点冷。现在是两岸相对和平时期,又 ...

上图:与澳头乡亲苏建设、蒋福添、蒋福进、蒋天攒在金门水头村“番仔楼"前合照




金门昔日的炮声是否还会再响起?


2019年1月26日,我与故乡澳头的乡亲们结伴到金门走亲戚。

天未亮,我们就起床赶早到厦门五通码头,乘早班船到金门的水头码头上岸。今天是晴天,但隆冬未过,海面上海风习习,感觉有点冷。现在是两岸相对和平时期,又有落地签证,厦门、金门,“门对门"走起亲戚来也很方便。不象儿时,我在故乡澳头,经常在深更半夜里被父母亲从温暖的被窝里拉起床,在睡意朦胧、两眼半闭的状态下,跟大人跑到附近的防空洞里,躲避从金门岛上打来的炮弹。那时候,面对着隔海相望的金门岛,虽近在咫尺,但我们也只能有遥望的份儿,天天听着金门从海上飘过来的鸡叫声和广播里的喇叭声,就不知道金门长啥样子了,更不敢想象要到金门岛去走亲戚了。

“和平”真好!

我站在金码头,遥望一海之隔的澳头,透过那层层的海雾,穿越时空,历史上那些血淋淋的事件就浮现在我的眼前。1949年11月11日,从金门方向飞来的12架国民党军大型轰炸机对刚解放不久的澳头前线狂轰乱炸,一有枚重磅炸弹炸中澳头海墘里海边上的一处防空洞,当场炸死17名躲藏飞机轰炸的村民。

回顾两岸对峙时期,金门对岸的澳头村也时常遭受金门国民党军炮火的打击,造成百姓的伤亡和财产损失。小时候,邻里就有人半夜中被金门宣传炮打中死亡,有一对哑巴夫妇的小女儿有次被炮弹弹片击中,削去一块肚皮,肠子都流出来,好在急救及时抢回一条命。

澳头村自古是海防前线,是兵家必争之地。澳头与金门、厦门也总是唇齿相依。至今还健在的老人还记得,1937年10月26日金门沦陷后,日本战舰飞机轰炸澳头村,造成大量伤亡,大片民房被毁。今天的澳头战争遗迹还是清晰可见,历史事件并不会因随着时间流失而烟灰灭绝。

随着 “嘟嘟"的汽艇笛声响,“迅安号"客轮又要启航了。我的目光又回到眼前的水头码头,看见那上上下下穿梭于厦门、金门的旅客,我深深感慨和平来之不易,那是先辈们努力的成果,不知两岸青年人知晓否?

下图:金门古宁头的猫石沙滩

下图:古宁头的马山广播楼又名邓丽君播音墙,矗立于海边的喇叭屋仿佛还有对大陆官兵广播余音未了……

下图:翟山坑道洞口外面的海防公园展示的昔日国民党军炮艇的艇炮,澳头乡亲苏建设坐上去操作体验一下,好开心!

  出了海关,我们走进金门水头码头附近的服务店里等客车。因忘了开通手机漫游,原约定接待我们的客车司机连联不上,苦等的一个多小时,领队蒋天攒象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团团转。我说:“算了,不等了,我们自己打车去!"

下图:金门水头海关出口的服务店

  坐什么车?大家七嘴八舌,有的要坐公共汽车,有要打的。我们来到车站,正在排队等候的有位开私家车的大姐热情邀请我们坐她的车,说:“载我们6人到金门县城金城700元台币"。上了车后,这位女司机师傅很会做生意,说动了我们包她的车,一天台币3000块,载我们游金门全岛。第一站参观水头村的"番仔楼"。

下图:水头"番仔楼"

  这"番仔楼"是金门人出南洋谋生赚钱后回金门盖的洋房,现为政府的公园供旅客参观。这楼保留原样,基本上完整存建设时的风貌,不象我们有些地方,打着保护文化古迹修复后,面目全非,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,在这点上我们还要学习。

下图:莒光楼与国民党将军胡链记念馆

参观金门金城镇的莒光楼,见证了一段蒋介石退守台湾后,想反攻大陆的一段历史。在莒光搂一楼大厅正面墙上还挂着蒋介石于民国41年在视察金门时提写的“毋忘在莒"四个大字,与大厅两傍写的一幅对联形成历史的反差,即“幸福岛屿,美好金门”。过去是反攻大陆的前哨阵地,今日是烟消云散的旅游光观岛。两岸、两门人民群众走动自由,来往便捷。随着时空的转移及某个政治人物的变更,也直接影响了两岸老百姓的命运。但历史的潮流总是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,终究有一天,两岸人民盼望统一的美好愿意一定会实现。

此次寻亲,也无着落。吃完午饭,想完成此次的寻亲任务,但蒋天攒说原纤线人联系不上,又不知道澳头人乡亲的确实地址,只好瞎逛。看来我的寻亲功课没做足,只想天攒介绍乡亲已拜访过了一回了,由他带路一定没问题。

找不着亲戚,我们只继续我们的旅程,走走看看也好!在司傅的带路下,我们来到金门的海边,参观古宁头邓丽君播音墙(屋)。

下午,我们到了金沙镇山后村,参访了十八间厝的民族文化村。这是王姓人家于明清时期建的闽南古厝筑建群,一共18栋,现为政府公共的旅游景点。据说,当时建造此房子时,主人因饭食没满足土建师傅的要求,师傅做了“手脚"(闽南话),把船头朝向向外,所以王家子孙到海外谋生做生意的几乎没有再回故里。所以这些原本人多,繁华的房子慢慢变冷清,没落了。

下图:金门县金沙镇山后村的十八间厝(民族文化村。

  晚上,我们一行6人在金门县金城镇的城皇庙附近找了一家小餐馆,买了瓶金门地产的高梁酒喝一杯,也算入乡随俗,体验一下当地的美食美酒。

饭桌上,大家狼吞虎咽,开怀畅饮,一扫一天旅途的疲劳。不胜酒力的我,只小酌一杯,就晕晕乎乎也。此刻,乡亲们在说什么,我也听不太清楚,爱幻想和爱做梦的我,脑海里又是思绪万千,浮想连篇,真想动笔再写点什么。

也不知几点,我们才回到旅馆休息。怱怱一天,走马观花,也没时间深究细访,找澳头在金门的亲戚未果,但还是有点收获。因为能在金门岛这片即陌生又熟悉的土地上自由行走就是进步,就是收获。一天来,我们随地接处到的金门乡亲也很友好,很亲切。其实金门人的先祖几乎都是来自大陆,语言、习俗、信仰及生活方式一摸一样;连生长在海边的木麻黄、龙蛇兰、相思树及榕树与对岸的澳头也是长得一个模样,倍感亲切,我虽身在金门但又仿佛是在家乡澳头。

根据史料记载,明万历17年(公元1589年),澳头蒋孟育科进士,官国子祭酒南史部左侍郎后徒居浯州(金门岛西山),自从那时起,澳头人与金门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只是因为战争等原因,亲人间失去联系,算起来也隔了好多代人,现找起来有点像是在说天书和大海捞针的感觉。不够,不管相隔多久,亲情血缘永远都在,我们还是很想念那些未曾谋面的澳头蒋家后代子孙,等有机会再来找亲戚。不知不觉中我们也进入了梦乡。

梦乡里,我依稀在问自己:“金门昔日的炮声是否还会再响起”?


蒋永泰于金门源泰旅馆

2019.1.27


附两道考题:

(1)为什么金门和厦门澳头的海边及村头村尾都生长着相思树、木麻黄、榕树、龙舌兰?这些树是因古人选择的树种而有意种植的呢?还是自然环境造就的自然生长?

(2)为什么金门的风师爷遍布全岛?那么,风师爷到底是民间信仰还是美丽的传说?

答案请发至:[email protected] 澳头闽侨网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